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73章 菩提树下的人影

作者:无头D字数:4628更新时间:2019-06-13 09:33:08

正文

时间回拨一些。

昆仑山,第六层金顶。

这里是整个十州最高之处,也是距离头顶的天空与星辰,最近的地方。

那一道道妖树根须的出现,虽然打乱了李云生步伐的节奏,但并没能阻住他上山的脚步。幻笔阁∴∴WwW.huANbigE.com

他终究还是上来了。

第六层金顶的景致,与下面五层金顶完全不一样。

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棵树,一个很大很大的树。

这大树树干参天,深入云端,树冠如华盖,枝叶几乎遮盖了整座山头。

遥遥望去霎时壮观。

而在那大树枝叶的缝隙之中,除了穿过枝叶缝隙落下的日光,还有一道道金色的光华隐现其中,这金光的源头,则是一枚枚硕大的金色果子。

因为这果子硕大无比,所以即便是站得很远,也依旧能够望见。

“这就是那棵菩提树”

李云生没有急着踏上金顶,而是一面打量着这棵菩提树,一面询问面具中的轩辕乱龙。

“应该就是它了,那上面金色的果子,大概就是舍利果,阵眼法器应该就在这颗菩提树中。”

轩辕乱龙道。

“阵眼法器不是那舍利果吗”

“那应该只是菩提树与那阵眼法器共同孕育之物。先前我们上山时遇到的那些妖树根须,应该也是这棵菩提树的,我估计,这整座昆仑山,都已经被这棵树控制住了。”

“那看样子,要比暮鼓森中的飞来峰更棘手了。”

李云生回想起了当日与飞来峰对峙的场景,想当初为了斩断飞来峰,他可是花了近十年的功夫。

接着他的目光从头顶这颗大树上挪开,看向这第六层金顶的地面。

虽然这金顶光秃秃一片,看起来只有一棵树,但面积却是不小,从金顶的边缘到到那树脚下,李云生目测了一下,足有一两里地的距离。

而且整个金顶的地面,都铺着一块块黄铜浇铸的地砖,自高空俯瞰而下,李云就像是一只站在巨大铜锣上的蚂蚁。

这黄铜地砖之上,又刻着密密麻麻地刻着许多复杂符文。所以这第六层虽然看似简单,但若论建筑工序之复杂,比之第五层金顶,完全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很快,李云生就发现了一个问题人呢

极目望去,除了那棵巨大的菩提树,整个金顶之上一个人影都没有。

虽然此刻这金顶看起来风和日丽,一派宁和安逸气象,但李云生却还是能从这耳畔的风声之中,感受到潜伏于暗处的恶意。

“人可以躲起在暗处,但树总还在那。”

李云生将手放在腰间琥珀的剑柄上,神色淡然地看了眼远处那棵菩提树粗壮的树干。

既然看不出张天择又在玩什么花样,他便也干脆想得简单一下,直接奔着那棵菩提树去了。

随即,他便没有继续在金顶的边缘徘徊,一脚踏上了金顶那泛着金光的黄铜地面。

而就在他踏上那黄铜地砖的一瞬,原本耳畔呼呼的风声消失了,整个世界变得一片死寂。

很显然,这片金顶的地面,不像看起来那般简单。

不过李云生的神色依旧平静,他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如一道风般从这宽阔的黄铜地面上掠过,朝那眼前的菩提树飞奔而去。

但很快,新的异象,又出现了

无论他怎么加快脚步朝前走,他与那棵菩提树之间的距离,都不会缩减半分,而且有时候走着走着那棵树还会跑到他背后去。

哪怕他最后使出行云步,也还是也不行。

“原来这般有恃无恐的放我上来,是早有准备啊。”

李云生最后还是停下了脚步。

他总算是弄明白了,为何自己上来之后,没看到任何守卫。

“这应该不是幻术,我的神魂并没有感觉到异样。”

轩辕乱龙在面具中对李云生道。

“嗯,我的神魂也没有察觉到异样。”

李云生也点了点头。

“而且以我现在目力,按理说能够直接看清这场上的任何的东西的,但现在无论我怎么去看,那棵树还有周围的一切,都是模糊的。”

他接着道。

“既然不是幻想,那很有可能这金顶的面积,比我们眼睛看到的要大很多。”

轩辕乱龙沉吟了一下道。

“比我眼睛看到要大这岂不是跟那乾坤袋一样吗”

李云生一皱眉。

而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这黄铜地面上所刻下的符文。

“居然是龙文。”

李云生有些下一条。

先前他没有仔细看,现在这么仔细一看,发现这地面上刻着的一道道符文,居然全是以龙文绘制的。

“看样子,有人把这整个金顶,炼制成了一件法器,而且是一件袖里乾坤类的法器,让这金顶的面积,远远超出了肉眼所见的范围。这还真是大手笔。”

没等李云生开口,面具中的轩辕乱龙直接道。

“整个金顶”

李云生想了想,随后摇头道

“若是真的有这么大一件袖里乾坤类的法器,只怕昆仑山灵脉早就被它抽干了。”

“可如果不是这样,就说不通了。”

轩辕乱龙道。

“还有一种可能。”

李云生想了想道。

说完他直接抽出腰间的琥珀剑,剑锋先是指着面前的菩提树,随后闭上眼睛,随着手臂真元灌入,琥珀剑一声长鸣,带着李云生笔直地朝那菩提树飞去。

琥珀剑飞了只朝前飞了片刻,李云生原本一片死寂的耳畔,忽然再一次响起了呼呼的风声。

随即他睁开了眼睛。

然后便发现自己此时正置身于空中,身下是一处广阔的水潭。

水池的中央,乍一看像是一处一亩地大小的湖心岛,岛上绿草茵茵鲜花繁茂。

但随着他视线上移,这才发现,这并非什么湖心岛,而是那巨大菩提树高高坟起的根部。

“果然如此。”

看到这里李云生嘴角勾起,随后脚下凌空一点,身形向后一转,一堵以黄铜做砖堆砌而成的高坝出现在他视线之中。

这一刻,他心里所有的疑惑,终于全部解开了。

原来这第六层金顶,并非是一处平地,而是一处凹陷进去的盆地。

盆地的四周,是黄铜所铸的高坝,高坝里面才是第六层金顶,以及那棵菩提树生长的所在。

“这坝宽不过二丈,但辅以袖里乾坤的阵法之后,却能让置身其中的修者看不到边界,误以为这第六层金顶时一处平地,巧妙地隐藏了菩提树跟第六层金顶的真实位置,还真是巧夺天工啊。”

饶是轩辕乱龙见多识广,此刻依旧是被震撼到了。

“可是,这高坝宽度也只是两丈,就算有袖里乾坤咫尺天涯的阵法在,至多也只能将其宽度扩展到一两里的距离,以你的身法速度,之前不应该会被困住啊。”

他还是有不明白的地方。

李云生闻言,一边在空中稳住身形,让身体缓缓落到水面,一边慢慢解释道

“这高坝虽然只有两丈,但你要是绕着这高坝跑,就算跑一辈子,恐怕也跑不出来。”

“原来,只是让眼睛产生错觉的障眼法,难怪你我神魂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

他这么一说,轩辕乱龙,也立刻明白了过来,于是在面具中苦笑一声道。

随着李云生在水面站定,那菩提树下的几道人影,也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只见那菩提树最外围的水面,也即是距离他最近的位置,八个人影一动不动地站立在水面上。

而这八个人,也是菩提树下这些人中,气息最弱的几个。

而再往里面一些,四道人影或站或坐或躺,神态轻松地出现在菩提树的最外围。

这几人,虽然李云生都没见过,但几人身上那浓重的鬼气,他却是无比熟悉,那是阎狱鬼王身上独有的味道。

很显然,这应该就是阎狱的八名鬼使跟四名鬼王。

而除了这几人,菩提树的正下方,还站着一个头发花白,身形枯瘦的身影。

这身影背对着李云生,正仰着头,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菩提树上方的舍利果。

“张天择。”

尽管一直只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但李云生的脑海中,还是第一时间出现了这个名字。

而事实,也跟李云生猜测一样,这人正是一直站在幕后操纵着仙盟的棋圣张天择。

就在李云生目光看向他们的时候,阎狱那群人此刻也在注视着云生。

不过他们没有因为李云生的出现,而感到惊讶跟慌张。

“棋圣老前辈,您的那些个弟子,看起来还是输了啊。”

那四名鬼王之中,一个脸上脸面布满了,如同蜈蚣一般伤口的青年男子,忽然带着几分戏谑开口道。

“是啊,都是些没用的废物,接下来还要有劳阎狱的诸位了。”

张天择依旧依旧没有回头,语气就像是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有劳,是不是得有赏啊”

青年男子站起身,一面看着李云生,一面对身后的张天择道。

“放心,除去阎狱该有的部分,我还会再给你们一人一颗舍利果。”

张天择接着道。

得到这个允诺,不止是那满脸伤疤的青年,一旁的另外三名鬼王也站了起来。

而两人的对话时,也经过水面远远地飘入李云生耳中,原本古井无波的心绪,忽然间出现了一丝波动。

那满脸疤痕青年的声音的声音他熟悉,准确来说是刻骨铭心的熟悉。

“秦柯”

李云生面如寒霜般地冲那男子喊了一声。

没错,这满脸疤痕的青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那日在秋水大祸之上,杀死了大师兄跟三师兄的阎狱鬼王秦柯。

虽然他很克制,但语气中的怒意,却依旧如那即将爆发的火山般,有着一种十分慑人的压迫感。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友情链接: 29cg.space    0574gc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