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50章 赎金行动

作者:少穿的内裤字数:4742更新时间:2019-06-07 10:05:28

正文

第650章赎金行动

苏瞻越说下去,脸上的笑容越盛,“像你这样的废物点心,是怎么成为北泰护法的?看来无生老母教是真的没人了,知道吗?我苏某人要是你,到了这个地步,一定会想尽办法拉更多的人下水,也算自己没白在官场隐藏这么多年。”

席崇穗额头青筋暴涨,明知道苏瞻用的是激将法,可还是忍不住会跳进去。仔细想想,自己真的什么都没干成,最后杨一清被拖下水,还是因为杨一清是自己的老师。人家都说临死多拉几个垫背的,自己倒好,一个垫背的都没拉到。不管苏立言说这番话的目的是什么,但道理还是有的。

苏立言或许是因为权力争斗的原因,需要借这件事儿搞掉几个朝堂大员。但他席崇穗同样需要拉几个垫背的,虽然出发点不一样,但目标是一样的啊。不得不承认,苏立言真的很高明,席崇穗不得不说,自己很愿意配合,哪怕瞎编乱造也一定要多拉几个垫背的,最好把整个满朝文武全拉下马,哈哈哈.....

“嘿.....席某人倒是可以坦白,告诉你们一些秘密,不过,苏立言,我敢说你敢抓吗?”席崇穗头一次露出不屑的眼神,同样在激苏瞻。可惜,苏瞻只是翻个白眼,轻轻地摆了摆手,“行了,你少玩这些花花肠子了,只要你敢说,锦衣卫就敢抓,你倒是说说看啊.....”

“好,我头一个要说的就是内个刘健,这老东西不是好玩意儿,自从任职内阁以来,暗中收受贿赂无数,两年前,席某以送贺礼为由,献王羲之字帖一幅。说起来啊,刘健真的很聪明,你平时送礼他一概不收,只要是寿诞节日,照单全收!席某能在登州站稳脚跟,刘老大人可是帮了不少忙.....”

“还有并不刘大夏刘大人.....那可是老师的好朋友,出仕以来,可没少刘大人照拂。四年前......”

话匣子一旦打开,收都收不住。席崇穗越说越多,旁边负责记录的吏员忙的大汗淋漓。苏瞻和朱厚照静静地听着,他们也没想到会从席崇穗口中听到这么多的秘密,虽然席崇穗的话不能尽心,估计有一半都是瞎编的,但剩下那一半也够惊人的了。

朱厚照越听下去,心里火气越大,这帮子沽名钓誉的家伙,平日里一副两袖清风的样子,暗地里都在刮。朱厚照不反对贪,当官有贪欲其实没关系,他恨得就是这帮子人明明贪的不少,偏偏装出一副大清官的样子。更有甚者,恨不得在官袍外边打个补丁,以此证明自己的清廉。

看到朱厚照一脸愤怒的样子,苏瞻苦笑着摇了摇头。朱太子还是经历的事情太少啊,当初赈灾银的事情就该看明白了。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当官也好,经商也好,都有自己的利益追求,那种无欲无求的人,也不可能成为朝堂官员的。

足足一个时辰,席崇穗说的嗓子都哑了,看席崇穗的架势,大有将朝堂官员一网打尽的意思。苏瞻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席崇穗,看在席崇穗如此配合的份上,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人给他冲个凉水澡了,“哎,护法大人表现不错,麻烦你签字画押吧,等口供结束,让人为你冲个澡。”

席崇穗说的口干舌燥的,嗓子都有些哑了,他斜着眼睛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镣铐。石文义冷哼一声,捏着鼻子走过去,解开席崇穗的双手。活动下手腕,席崇穗也没多说什么,干脆利落的在口供上签字画押。眉头挑了挑,心里不断暗笑,就让朝堂这帮子人内讧吧,内讧越厉害,老子越开心。

从诏狱走出来后苏瞻伸手拍了拍朱厚照的肩膀,此时朱太子还一肚子火气呢,“三弟,你又何必生气呢?有些事情你心里应该很清楚的。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所图的东西,只不过更多的人喜欢钱罢了。做到不贪,那是不可能的,只要满朝文武一心替你办事儿,那还都是好臣子,贪不贪,永远都不是评价朝臣的标准。”

朱厚照勉强的点了点头,这个道理他不是不懂,只是心里依旧有些生气。就拿刘健来说,表面上两袖清风,可是老家以及京城有许多店铺都是他家的,只不过表面上用的不是刘家的人罢了。尤其是老家那边,几乎半座城都要仰仗刘家鼻息过日子,当地人为了免除赋税,好多都挂在了刘家名下,每年光收租子,就能让老刘家富得流油。

就刘健这情况,还敢哭穷,当初赈灾的时候才拿出那么点银子来,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走了两步,朱厚照停住身子,转过头来,眼光越过苏瞻,看向后边的刘瑾等人,“刘伴伴....石文义,你们这些年也没少贪吧?说说,贪了多少?”

“嗡嗡嗡”刘瑾以及石文义等人脸色大变,脑袋都快炸开了。他们就像被刀枪顶住了后脑勺一样,稀里哗啦的跪在了地上,“我等冤枉啊.....殿下,我们忠心耿耿,绝对不会.....”

朱厚照顿时被刘瑾等人的表现逗笑了,“呸,少说些冠冕堂皇的话来赴宴我,你们要是不贪,那才邪门了呢。不过我警告你们一句,贪可以,别太贪,小心撑坏了肚子。”

刘瑾脸色扭曲,心里老大的不乐意。要说贪,谁能比得上苏立言?苏立言才算是内廷第一贪吧?殿下你怎么就不问问苏立言呢?

朱厚照确实没有问苏瞻,他也懒得多问,因为苏瞻贪多少,他朱厚照都能分一杯羹,所以心里还是有数的。真要说苏公子贪了多少,估计数也不数清了。要是按规矩来,苏大人的脑袋能被砍上好几次了。不过朱厚照不在意这些,苏老大能贪,但更能办事啊,内帑、户部,还有太子私人腰包全都鼓了起来,其他人能办到么?

刚走出门,就看到萦袖俏脸含煞的迎了过来。萦袖草草的行了个礼,抓住苏瞻的袖子就往外拽,搞得苏公子一脸莫名,“丫头,干嘛呢?公子我还有事要忙活呢!”

萦袖转过头,冷声哼了哼,“你还有什么事儿要忙?是不是找机会跟杨家大小姐见面?哼,公子,你这人真是满肚子小心思,到现在还瞒着婢子呢?若不是刚才到街上逛了逛,恐怕还被蒙在鼓里呢!”

萦袖神情气愤,苏瞻眨巴眨巴眼,有些心虚的问道:“丫头,到底怎么回事儿?你这些天一直跟着本公子,可见过本公子跟杨大小姐勾勾搭搭了?”

“哼,还骗我,街上都传开了,说你派人抓杨一清,就是为了逼杨家那边低头,把杨芷凌嫁给你.....你要是不信,可以去外边打听打听!”萦袖慢慢松开了手,嘴上依旧不依不饶。

苏瞻当即就火了,这是哪个王八犊子瞎造谣,要是让本公子揪出来,我把他.....想到一半,苏公子就愣住了,因为他突然知道是谁在散布谣言了。一定是老祖宗,老祖宗这是硬逼着他苏某人上梁山啊。谣言一出,一方面堵住了他苏某人的退路,另一方面也给杨家提了个醒。

杨家正苦于不知道该如何把杨一清从诏狱里捞出来呢,现在这等谣言一出来,杨家还不得琢磨琢磨?若是有必要,杨家只能捏着鼻子承认这桩婚事,因为杨一清才是杨家的顶梁柱啊。

朱厚照抱着膀子悠闲地看热闹,还颇有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心态,“哟哟哟,大哥,依小弟看,这桩婚事可以考虑考虑嘛,杨家要真舍得把杨小姐送给你,咱们就放了杨一清呗,咱不缺杨家那点赎金.....哈哈哈.....”

苏瞻狠狠地瞪了朱厚照一眼,你可闭嘴吧,这不是火上浇油么?举起手里的口供,随手扔给了朱厚照,看热闹归看热闹,别忘了正事儿啊。朱厚照一拍脑门,赶紧对石文义等人吩咐起来,朱厚照在口供上挑挑拣拣,每划到一个名字,石文义等人就赶紧记下来,渐渐地,连石文义脑门上都开始冒冷汗了。

乖乖,按照殿下的意思,满朝文武三分之一的人要进诏狱啊。殿下,你这是想干嘛?这是想赎金想疯了吧?吞吞口水,石文义苦着脸道:“殿下,真的都抓?”

“废话,只要点名的,都给抓了,怎么?你不敢?你要是不敢,那就换别的人负责”朱厚照神色不善的盯着石文义,把石文义看得毛毛的。朱厚照觉着自己一点都不过分,那些人一个个贪的足足的,还一脸两袖清风的德性,哼哼,到底谁过分?

石文义再不敢耽搁,回到北镇抚司指挥所,开始分配起任务来,不到一刻钟,整个镇抚司进入暴走状态,但凡没任务的人全都派了出去。如果在街上的话,可以清楚的发现不断有锦衣卫来来回回,跟巡逻队似的。锦衣卫频繁过街,街头百姓全都吓得躲到了两侧,谁也不知道京城内发生了什么大事儿。

“怎么回事儿?为何锦衣卫今天跟吃了药一样.....也没听说京城闹什么乱党啊.....”幻笔々阁々www.HuanbiGe.Com

“嘘,小点声,锦衣卫想干嘛,哪是咱们能管得了的,好好看戏就行了,估计一会儿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话没说完,前边就传来一阵躁动,只听有人咋呼道,“呀,锦衣卫把内阁刘大人抓起来了.....天哪,真的是刘阁老.....”

锦衣卫抓捕刘健,震惊了整个京城,可接下来的事情更出乎人意料,锦衣卫的抓捕行动并没有结束,他们分散开来,一个个朝堂官员被带走。至于抓捕理由,全都是一样的,那就是逆党头目席崇穗招供,请各位大人去镇抚司配合调查。

短短两个时辰,锦衣卫将整个京城翻了个天,朝堂以及京城三分之一的官员被带到了镇抚司,一时间镇抚司诏狱人满为患,而外边的官员们也是人人自危。锦衣卫被疯狗咬了么,这是要疯啊!朝堂官员们在谢迁的带领下,发动太学院等学子,浩浩荡荡的杀向紫禁城,大明门外,官员以及学子们大声呼吁着,朝廷必须给个说法啊。

一口气抓了三分之一的朝堂官员,太子殿下是想干嘛?太子如此胡作非为,胆大包天,他能继承皇位,统领大明么?

紫禁城,一个身着金黄龙袍的男人站在太和殿外,他的脸色是那么的苍白,可依旧硬挺挺的站在那里。紫禁城外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不断传入耳中,朱佑樘脸上的神色从愤怒渐渐变成了冷笑。太子肆意妄为?那么你们这些所谓的臣子呢?你们这是怕了么?怕北镇抚司那边真有真凭实据,到时候罪名坐实,那么苦心经营一辈子的形象可就崩塌了。

具体情况,朱佑樘已经有了一些了解,他也觉得朱厚照和苏瞻有些孟浪。可是听着外边的呼声,他突然觉得这事做的一点都不过分,必须给这些人一个教训,否则,他们真以为整个天下都是他们的了。

“王岳,朕乏了,告诉外边的人,朕谁也不见,谁要是敢闯内宫,给朕轰出去.....硬闯?那就送到镇抚司去.....”

听着远处的呼声,朱佑樘满脸冷笑。恐怕朕会成为众口相传的昏君吧,昏君就昏君,只要不顺着他们的心意,就永远都不会留下什么好名声的,因为舆论从来不掌握在皇家手中。

锦衣卫南镇抚司,苏瞻到底是没能离开,也没时间去处理杨芷凌的事情。赎金行动展开的太快了,或许是因为石文义立功心切吧,这特么才半天时间就抓了这么多人,现在北镇抚司诏狱里充斥着满朝文武的骂声。

朱厚照好整以暇的喝着茶水,根本不认为自己闯了多大祸。不过,朱厚照和苏瞻这一招赎金行动,还真让满朝文武没脾气。这群官员不怕朱佑樘那样的,就怕朱厚照和苏瞻这样的,动不动就给你来点邪招,防不胜防。

皇宫那边已经被群臣和学子们围攻,朱厚照不怎么在意,他在意的是谁是第一个来送钱的。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友情链接: sdd34.space    0574gc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