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27章 玄界之变

作者:旅心僧字数:4894更新时间:2019-06-07 10:17:47

陆寒本来也身躯僵硬,但他的反应速度稍快一筹,而且玄阴仙决的妙处无与伦比,身躯表面有淡淡的银月色霞光笼罩,任何威能都被隔绝在外,反而很轻松舒坦。

他的食指早已点在眉心上,那道竖目顷刻间睁开,继而两个袖袍齐齐甩动,瞬间飞出两道光芒。

也就在此刻,围绕两巨爪的空间猛然震颤了几次,那里周遭百丈内,虚空似乎被折叠了几十次,形成几乎平衡的无数道曲线。顿时有剧痛般怒嚎从恐怖妖物口中咆哮而出,那两只巨爪也跟着剧烈摇摆起来,威能顷刻间急剧变小不少,原来是界面法则开始了排斥,转眼变把两击的恐怖程度限制在法则允许的极限。

然是如此仍旧逆天般恐怖,所过之处的时光和空间已经紊乱,速度似急似缓,虚空来回跌宕,除却毁灭和暴虐狂杀,再无其他东西能存活。

一具古铜色的身影在流光中咔咔咔暴涨,转眼就成了十丈高的庞大机甲,两只拳头更是疯狂猛涨,一轮轮法则波动的光晕从上面爆发开来,然后狠狠的迎向拍下的大爪之一。

另一个则就地翻滚几圈,圆滚滚的肚腩几个收缩,张嘴就喷出口五色霞光,继而化为一个个斗大的诡异符文,飘忽间便到了另一个巨爪表面。

做完这些,灵傀儡和苍梧兽又化为流光返回,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就像早已谋划好的那般。

在他们返回的同时,数个无比威猛的拳影,尽数轰击在摩天巨爪上,绿濛濛强光才亮起,就被炫紫色光团碾压包裹。天崩地裂般的巨响后,火光四射强芒狂闪,那片天空就像彻底坍塌了一般,除却扭曲就是颠簸,无法言喻的恐怖景象。≠幻笔阁≠www.HuaNbige.com

炫紫色光团没得意多久,里面又爆发出绿色强光,此后天地如苍翠玉如意横空降世,但瞬息就被不远处更恐怖的爆炸冲击的踪迹全无。那里数个五色符文,自从贴在巨爪上,看似能摧毁一切的爪子,立刻猛烈抽搐颤抖,仿佛被灌入滚烫的岩浆。

紧接着包裹整只手臂,全都成了绚烂多彩的异芒,随后一寸寸向上下左右无规律爆炸而开,无数圈五色光晕,宛若极光那般璀璨,却带着摧枯拉朽毁灭众生的威能,瞬间将几十里内彻底笼罩在内。

而陆寒也动了,满脸潮红的凝聚出所有法力,状态非常吃力,眉宇间的竖目银光流转,对着高空光洞里挤出的小半个身躯,蓦然射出拇指粗细的银色光柱。

里面似乎全部由缩小万倍的星月组成,无比圣洁精纯,仿佛全部由仙气灌注而成,看一眼都能心神舒畅几天,感觉全身毛孔大开痛快无比。就在陆寒五丈处消失,但已经到达彼端的目标,同样完全无视空间和时间法则,宛若原本就在苍穹上,只是已经细弱筷子般,顷刻没入妖物的四只巨眼之间。

“吼——!”

在此刻,那巨妖似乎才反应过来,紧接着就凄惨的嚎叫不止,惊恐和忌惮中,偌大头颅疯狂甩动。猛烈的开始向回收缩,四只巨眼中再无霸灭不可一世的神态,反而眼珠尽数上翻,凄厉的暴吼着越来越远。周遭立刻挤压上去,万千雷霆仿佛占据上风,毫不留情的紧跟着继续暴击,又有一道赤红色匹练闪电般射出。

是纤斓彻底摆脱了法则的拘束,在和法力沟通后立即宣泄自己狂怒的仇恨,匹练里包裹着三把巨型尖锥虚影,上面弹跳着白色电弧。将锥体表面红色花团一一点燃,似乎在焚烧生命精华,速度越快威能越大,在光洞缩小到不足五尺时,精准穿过并打在巨妖的头顶。

“爆——!”

似乎大道法则震怒,陆寒猛地吼着喊出,身躯瞬间接连几个踉跄,脸色煞白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汗如雨下,双手抱头龇牙咧嘴。直到提表内涌出一成淡淡的银月色光点,见他完全包裹在里面,痛楚情形才缓缓退去,很快如老僧入定原地疗伤。

距离不知多远的另一方世界,有两座万丈高巨山顶天立地,半山腰以上滦雾迷蒙无法直视,神念也被阻挡大半。自山麓就有大片凉台楼阁延绵而上,更有琼楼玉宇无数,很多道遁光进进出出,在他们按照往常忙碌时,其中一座山岳巅峰发生了巨变。

在极为隐秘的某处,存留者一座亘古气息浓郁的里许大小圆台,上面被各种神秘线条刻满,此刻正快速闪烁,忽明忽暗的好不诡异。八个圆柱又高又大,表面是朦胧而晶莹的浓雾。一阵阵法则波动从里面正在散发,将现场气氛渲染的十分紧张。

每根圆柱上都有个身影,深沉又有咒语声越来越大,都穿着深青色道袍,头戴紫金太玄帽,额头上汗水汩汩。每人右手中都掐着一根带套筒的法器,上面刻满晦涩文字,顶端还有十几根彩色复杂的小辫子,跟随摇晃徐徐转动。自上面射出一阵阵杂乱光束,全部融入圆台中心处。

那里看似一无所有,但却插着四杆古幡,正突突突剧烈都盯着,中间处的地面,镶嵌了有无数红色玉石组成的三丈方圆镜面。正上方千丈高空,一致足有百丈大小的妖兽,身上全部被贴满妖异而形状不一的大小符篆,一道清冽光束将硕大身躯彻底笼罩在内。

光源来自更高的苍穹,一杆紫金长矛绽放出豪光,风雨雷电纵然环绕奔腾,仍旧遮掩不住丝毫气势,尖端不断吞吐着流光,似乎射向了什么地方。但转眼这一切都只是铺垫,所有作用加持的**力,都被一面光怪陆离的古镜吸收进去,铜金色的三尺镜面上,有个妖兽虚影极其逼真,双腿猛烈挣扎,正将宽大的屁股正急速收缩。

镜面中心是个光洞,深邃不可探测,边缘处日月星辰图案一起闪光,古镜的上空雷电交加,三百里云海剧烈翻腾,给人一种世界末日降临的景象。但在云端之上,有个高大身影翩翩起舞,不断打出道道法决,口中大声的吟唱着某种怪异音符,身上道袍无风自鼓,步伐按照玄奥的阵势精准踏出。

但是其深色十分凝重,一眨不眨的盯着万里苍穹,那里全部是青灰色的世界,千里大小的漩涡徐徐旋转,中间是个足有十里的符咒。更诡异的是,这符篆每个笔画,全部由万千雷弧组成,在那漂浮着徐徐转动,不是有巨大雷霆吞吐。

“吼——!啊嗷——!”

古镜上的巨兽虚影,声音骤然凄厉无比,疯狂向后挣扎几番,整个虚影骤然间爆裂开来,狂猛残暴的气息化为飓风,狠命撕扯扫荡过的每一寸空间。

“不好!”

就在陆寒眉宇间射出的银月光柱,没入妖兽额头并引爆时,数百里内的空间顷刻间猛烈晃动数下,将这一切听的真切的高大身影,猛然间脸色煞白的大叫起来。

随后猛然张嘴,接连喷出七八口精血,身躯直接狠狠摔下,似乎受伤不轻。与此同时,圆台上方百丈大小的妖物,忽然噌的立起,巨大头部一阵狂甩,但紧接着惨嚎声差点震裂虚空,从无与伦比的大嘴里射出无数圈白蒙蒙音波。

圆柱上的八个身影,同时猛烈颤抖几下,手中摇动的法器蓦然光芒强烈,还未等他们尖叫,就在八声巨响中接连爆裂开来。

“快跑。神兽掉下来了!”

不知是谁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嗓子,口血连喷的八人,都竭尽全力四散狂遁,连续激射出二百丈远。八根圆柱顿时呼啦啦碎裂开来,却从里面喷射出无数细丝,顷刻间在上空凝结成无比巨大的大网,那只巨妖恰巧落在上面,网兜表面狂闪强光,随后就嘣然炸开。

但终究将巨大的妖兽身躯托住片刻,避免过重摔伤,饶是如此整个圆台也被彻底砸碎,十几里内的山体很忙那个颤抖几下。草木乱飞巨石滚滚,随后上空又有个身影坠下,在距离地面百丈高出,全身猛然窜出大片蓝光,将其稳稳托住才降落在不远处,但有一屁股坐在地上哆嗦不止。

“啊啊——!怎么会失败?怎么可能啊!”

“守护神兽昏死过去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相信会失败!”

“海尊主,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海老大,快点吞服那瓶‘幻神露’,不要顾及珍惜贵重程度,实力要紧!”

“就是!我们都还好,尊主要以大局为重,即可应该下令封锁宗门,不让任何弟子外出!”

一时间惊叫声四起,外面又飞进来三四个身影,全都大惊失色的呼喊起来,有的奔向那只巨妖,有的来到那个哆嗦的身影近前,惊骇之中还知道出谋划策。

“快扶我去看……看看守护兽,它千万不能有事,快点!”

被成为海尊主的这人,有绿色浓密双眉,大眼睛微微失神,面无血色的急速拿出一个蓝色小瓶,向口中倒出两滴精纯清香露珠,立刻抬手指着巨妖嘶吼!

其他人同样在吞服丹药,上来三个就将海尊主硬掺起来,快速到了巨妖身旁,它立刻伸出一只手,颤抖着摁在了四只大眼睛之间。

‘哎吆……!噗——!’

仅仅片刻后,一声惊叫从海尊主口中响起,接着又喷出口精血,胸膛急速喘息起来。

“不可能,我不相信!这可是堂堂镇宗神兽,没人能伤害到它,海尊主你别吓唬我们。”

其中一人红胡子联翩,见此情景瞬间煞白无比,身躯开始哆嗦起来,其他人更是惊惧三分,似乎看到了极其恐怖的事。

“莫要胡言放肆!守护兽岂会有事,只是它的神魂损毁不轻,几十年内恐怕无法苏醒,因为事前我也用一丝神魂与之相连,所以同样难逃厄运。”

嗡……!

这句话更加掀起一阵惊呼,也有的长出口气,似乎遇到了不幸中的万幸,但转眼间全部颓丧不已。

“海尊主,咱们嫡系骨肉到底是遭了谁的毒手?还有守护兽如此强大,竟然也惨遭不测,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一点你该有所感应吧?”

“那丝神魂已损,而且下方的事情太过突然,还未看清就已经中招,似乎……似乎是银白色的东西,本尊主要是多方几丝神魂就好了,唉——!快点帮助守护兽疗伤,将它移到‘青玄坛’,不惜一切代价早日醒来,否则百年后的‘界面残运’绝难抵抗过去。”

海尊主似乎受伤不轻,尽量言简意赅,语气也十分急躁,周围的身影立刻诺诺去办,转眼间只剩下三人。一个满脸胖肉,圆眼睛小鼻子长的有些滑稽,宽大手掌中不断把玩两个黑玄色晶球。

另一人是个中年妇人,全身素衣蓝丝带扎腰,左手托着蛇头蓝宇拐杖,一根花藤缠绕其上。虽然脸庞没有皱纹,而且略施粉黛容颜尚可,但那对花白眉毛预示此人,属于晚年大成的幸运者,。

坐在尊主对面的,则是个银袍老者,头上戴着两道金箍,其中不断闪烁电弧,脖子还挂着一串宝珠。

“尊主,就剩下咱们几个老伙计,就把老底都掏出来吧,区区下等界面,就算化神巅峰也不过尔尔,再逆天也不可能伤害到合体后期级别的守护兽的。”

胖脸修士干笑几声,依然按出绝不相信的态度,极力讨要其中隐情,根本不接受方才的说法。

“我那可怜的嫡亲啊,本想动用上古秘术将其拖上来,遮蔽住法则的察觉,不计代价将他快速培养到炼虚境界,就能合练那种无上秘阵了,为咱们海家多谋求点生机,可惜……!”

中年妇人一声哀叹,纯粹绕着弯增加砝码,增加事件严重性而追问事情真相,目光不自觉的瞥向银袍老者。

“住口!尔等的小伎俩,少在本尊主面前摆弄,不相信我的话,就请来历代先辈灵位发誓好了,这次失败正是可恶可恨。真实原因是我没敢用法力查看守护兽的神魂,生怕惊扰到它的实力施展,毕竟界面法则太过恐怖,我们不但要破开上古空间节点的坚固禁制,还得承受下等界面排斥。”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友情链接: blue92.com    0574gcw.com